掃一掃關注
當前位置: 首 頁 > 房產 >

環保風暴過后 三亞6項目整改

發布時間: 2019-06-03 16:57:04 來源:人民網


  5月29日,從紅塘灣沙灘上眺望填海而成的三亞新機場臨空產業園雛形。


  三亞市新機場臨空產業園項目門口,房屋上掛著海洋與漁業局的動態監視監測站等牌子,屋內空蕩無辦公痕跡。


  鳳凰島已建成的幾棟貝殼大樓,靠近鳳凰島二期的空地上,也暫時未開發其他項目。

  炎炎夏日,從北京飛往三亞鳳凰機場即將落地之際,一座赤裸著土黃色的“島嶼”在蔚藍的海面上格外顯眼,這就是填海而成的“三亞新機場人工島”雛形。

  2017年4月,第三批中央環境保護督察工作全面啟動;7月,三亞新機場臨空國際旅游商貿區項目全部停止建設。新京報記者近日走訪獲悉,該項目仍處在停工狀態。

  這是環保督察風暴沖擊下,三亞這一東方夏威夷受到波及的項目之一。今年5月,新京報記者在三亞走訪發現,受環保督察風暴波及,亞龍灣瑞吉游艇碼頭、鳳凰島項目、洲際國際酒店的海上餐廳及配套碼頭、小洲島度假酒店、鹿回頭半島1號項目、三亞新機場臨空商貿區6個項目建設進度均受到影響。目前,生態修復工作已經展開。

  2019年4月,海南省官方發布《海南省落實中央環境保護督察反饋意見整改情況報告》稱,“目前,中央環境保護督察指出的4個方面56個問題293項具體整改任務,絕大部分達到整改目標時序進度要求。”

  5月30日,三亞市環境保護督察整改工作領導小組相關負責人回應新京報記者稱,洲際國際酒店的海上餐廳及配套碼頭、鹿回頭半島1號、小洲島酒店3個項目的相關整改工作已經完成,“剩下的3個正在按照時序推進,大部分的措施已經完成。”

  大門緊鎖的海洋環境監測站

  從知名的天涯海角沿海一路向西,抵達有珊瑚自然保護區的紅塘灣海岸,向海里延伸,有一條約10米寬的長廊直通海上的人造島,這里就是當初違建的紅塘灣臨空商貿區項目。

  紅塘灣海上臨空產業園,是當時三亞新機場建設中的違規項目。在海南省政府4月公布的該項目情況中顯示,新機場臨空國際旅游商貿區項目存在未批先建、野蠻施工破壞海洋生態環境問題。

  5月29日,新京報記者來到三亞新機場項目地,新機場臨空國際旅游商貿區已停止建設。原本通往新機場建設項目地的馬路上,已經被當地農戶用來晾曬農作物。

  和當年轟轟烈烈開工的跡象不同,現如今,長廊入口已經被關閉,分別設置著兩道關閉的大門,第一個大門外,顯示著中國海監海南省總隊、中國海監三亞市支隊立下的“監管區域 閑人免進”字牌。

  新京報記者在三亞新機場項目門口貼著的一份名為《貫徹落實國家海洋督察整改任務整改完成情況公示》的文件顯示,2018年12月底前,海南省對全省圍填海項目進行全面梳理,對決策不科學、程序不嚴謹、監管不嚴格的填海項目實施整改。其中,三亞市存在的未批先建圍填海項目1宗,即紅塘灣臨空產業園2期項目,合法審批的圍填海項目9宗,其中2條三亞市審批,省政府審批7宗。目前,已經對新機場二期未批先填海監支隊已依法立案查處。

  今年4月,海南省官方披露環保督察項目整改情況顯示,“三亞市指派2名海監執法人員長期駐留三亞市新機場臨空國際旅游商貿區,現場設立海監工作站,確保全面停工。同時派出2名技術人員進駐現場,設立動態監管、海洋環境監測工作站”。

  新京報記者在項目入口看到了兩間房屋,門口分別掛著“三亞市海洋與漁業局 紅塘灣海洋環境監測站”、“中國海監三亞市支隊紅塘灣工作站”、“三亞市海洋與漁業局 紅塘灣海域動態監視監測站”的牌子。但該兩間房屋緊鎖,從窗戶內向里望去,房屋中空蕩一片,沒有任何有人在這里常駐的跡象。除了看到一些人私自翻越兩道大門,在長廊處釣魚,記者并未見到相關工作人員。

  對此疑問,5月30日上午新京報記者向三亞市自然資源與規劃局海洋海域管理科了解相關情況,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上述海監人員為不定期對新機場臨空項目巡查,“每個月交一次監測報告就可以”。對于其他情況,其表示因記者沒有拿三亞市宣傳部的采訪函,無法對記者回應。

  5月30日下午,三亞市宣傳部向該單位發函后,自然資源與規劃局辦公室主任告訴記者,收函后會通過領導審批,再告知記者可以采訪時間。5月31日,三亞市宣傳部通知記者,市自然資源與規劃局回應稱,無法接受新京報采訪。

  三亞6大項目整改

  新機場項目整改背后,是2017年開始席卷全國、號稱“歷史最嚴”的環保督察風暴。

  2017年4月,第三批中央環境保護督察工作全面啟動。年底,中央第四環境保護督察組向海南省反饋督察情況稱,海南沿海市縣財政對房地產過分倚重,向海要地、向岸要地情況嚴重,大量房地產、旅游地產集中布局在風景優美的濱海一線,對海洋生態和海岸線自然風貌造成破壞。

  彼時,環保督察對海南多個大型項目的環保問題提出意見,如海口市如意島、南方明珠、三亞市鳳凰島、儋州市海花島、萬寧市日月灣等對局部生態環境造成明顯影響或破壞的圍填海項目。

  2019年4月28日,海南省對外公開中央環境保護督察整改情況,其中指出,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進駐期間交辦的2358件信訪件已完成整改2326件,完成率98.64%。責令整改1805家單位,立案處罰667家,罰款金額29918.53萬元,約談529人,問責300人;對移交的9宗生態環境損害案件,已完成調查追責工作,對17個責任單位、135名責任人員進行責任追究。

  在有著6000平方千米的海域和大片珊瑚礁自然保護區的三亞,鳳凰島填海項目、位于鹿回頭半島的洲際度假酒店海上餐廳、三亞小洲島酒店等違法項目均在環保督察風暴中受到關注。

  新京報記者獲悉,三亞市在2018年1月成立了三亞市環境保護督察整改工作領導小組,由三亞市市委書記擔任組長,在生態環境局下設辦公室,辦公室主任由分管副市長擔任。

  今年5月,該整改工作領導小組相關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在其他市縣也均有相應的整改工作領導小組成立,小組會定期匯報相關項目的整改情況至海南省。

  記者從上述負責人處獲悉,針對環保督察意見中,有四個問題直接點名三亞涉及的6個項目,包括三亞新機場的臨空商貿區、鳳凰島項目、亞龍灣瑞吉游艇碼頭、洲際國際酒店的海上餐廳及配套碼頭、小洲島度假酒店、鹿回頭半島1號項目。

  鳳凰島,位于三亞灣的核心區,自2002年起就開始填海建設。但當初以三亞國際客運港和國際郵輪港名義取得海域使用權的鳳凰島,實際卻被用來開發房地產酒店用地遠超港口用地。

  根據海南省今年4月整改情況披露,鳳凰島一期填海面積36.5公頃中港口用地僅占5.6%,而住宅用地高達17.6%、酒店用地高達29.9%,2013年三亞市國土部門為其辦理土地性質變更手續。該宗土地變更用地性質的行為,導致有關企業又以郵輪碼頭建設為由,在這敏感水域填海造地二期工程49.9公頃。由于填海造成水流變化并降低水體交換能力,三亞灣西部岸線遭到侵蝕、三亞河污染加劇等不良生態后果已經顯現。

  2018年1月5日,三亞市政府責令鳳凰島項目用海范圍內違法違規建設項目停止建設,實施分類整改。

  今年5月,新京報記者實地走訪鳳凰島發現,目前鳳凰島內設施較為簡單,除去已經建成的5棟公寓大樓和1期輪船港外,基本上已經沒有其他大型建筑物。記者試圖前往鳳凰島二期,現場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鳳凰島二期已經封閉,無法進入。

  對于鳳凰島二期的開發,一位在鳳凰島上開酒店的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現在誰也不敢動,要怎么辦全看政府”。記者了解到,目前停工狀態中的鳳凰島二期,已經和一期項目一起被納入三亞總部經濟及中央商務啟動區,控制性詳細規劃于2019年3月7日獲三亞市政府批準。

  除了鳳凰島外,新京報記者自整改領導小組相關負責人處獲悉,三亞主要整改的6大項目中,洲際國際酒店的海上餐廳及配套碼頭、鹿回頭半島1號、小洲島酒店3個項目的相關整改工作已經完成。

  上述整改小組人士告訴記者,鳳凰島項目、三亞新機場的臨空商貿區、亞龍灣瑞吉游艇碼頭“正在按照時序推進,大部分的措施已經完成”。

  相比于鳳凰島項目,與之相隔700米海面的對岸半山半島規模則大得多。

  根據官方資料,半山半島地產項目“總占地面積近5000畝,總建筑面積240萬平方米,是一座全產業鏈、超大型高端濱海旅游地產項目”。旗下更是擁有別墅、公寓住宅、酒店、帆船港、高爾夫球會、國際學校、醫院、藝術中心等。

  在半山半島,小洲島酒店成為較早一批因環保督察整改的項目之一。2017年8月,三亞市收到中央第四環境保護督察組第九批轉辦案件顯示,三亞市吉陽區南邊海路小洲島房地產項目填海破壞海洋生態環境。隨即在9月,三亞市就責令小洲島酒店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拆除違法建筑。

  環保督察整改工作領導小組人士5月30日告訴記者,小洲島度假酒店之前已經建成了18棟主體建筑,后來被拆除。出于環保督察、該地塊離部隊很近等考慮,政府決定采取置換的方法跟開發商置換土地。但具體置換土地的位置,現在還不能確定。

  知情人士透露,最初政府提出對開發商置換土地時,開發商三亞小洲島酒店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不是很愿意,“土地置換了企業不高興,又靠海,建成之后有很大收益的。現在停止了建設,性質調整為公園綠地不能再商用,(政府)下多大的決心。”

  工商資料顯示,三亞小洲島酒店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大股東為三亞海岸投資有限公司、三亞中弘弘熹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分別持有35%股權,后者由中弘股份層層控股。

  在中弘股份2018年6月披露的一份公告中顯示,小洲島項目拆除后,中弘股份為了繼續小洲島項目的開發,旗下的小洲島酒店投資管理有限公司2017年11月以12%的利率向安信信托借款15億元。

  小洲島酒店被拆之外,2018年1月,半山半島上的洲際酒店海上餐廳項目平臺以上主體建筑17棟、共4846.72平方米的海上餐廳被拆除,相應配套的游艇碼頭也被拆除。

  按照中央環保督察組反饋,該項目未獲得海洋主管部門審批的海域使用權,未通過海洋主管部門的環評核準,該項目屬于未批先建項目,且項目建在三亞珊瑚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導致該海域活體珊瑚蓋度明顯下降,嚴重破壞了海洋生態環境。

  5月27日,記者來到海上餐廳原來的舊址,通往海上餐廳的道路上,老的指路牌已經傷痕斑駁,通往海上餐廳的小路也滿是落葉,一旁的停車場幾乎空置,近海邊的地方停放著電動摩托車、自行車。

  “以前這些車(電動車和自行車)都不可能進來,停車場也是滿滿的”,附近工作人員為記者描述海上餐廳當時營業時的場景。

  昔日酒店將變身公園

  隨著涉事項目或停或拆,后續生態修復提上日程。

  環保督察整改工作領導小組相關負責人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海上餐廳拆除后,國家已經有專業人員在去年年底對該海岸的珊瑚進行種植修復。

  據其介紹,已經在2019年委托技術單位組織施工,對該區域進行鉚釘珊瑚移植和生物礁珊瑚移植,共移植各類珊瑚成體斷枝數量2070株,修復區面積1084平方米。經檢驗,修復區移植珊瑚的成活率達到93%以上。珊瑚移植生態修復工作于2019年4月18日完成,4月22日組織專家驗收通過,該區域珊瑚移植生態修復工作完成。

  同樣位于半山半島的小洲島酒店未來將建成公園。

  5月29日,新京報記者實地走訪小洲島酒店的舊址看到,曾經開發的小洲島酒店已經被夷為平地,目前被藍色的鐵板墻圍起來,入口上鎖,無法進入。在圍欄的門上,掛著“三亞市建設工程規劃批前公示牌”。

  公示牌內容顯示,原小洲島酒店的“NBH01-01-2”地塊,修改前用地性質為旅游度假用地,修改后用地性質為公園綠地。原建設為酒店,現拆除后擬建設公園。

  在半山半島對岸,鳳凰島的生態修復工作也在推進。

  2019年4月,海南省政府公布的整改進展,“三亞市鳳凰島項目建設單位已落實3700萬元生態補償資金,正根據《三亞鳳凰島項目生態補償方案》有序推進相關工作。”

  5月30日,新京報記者從三亞市環境保護督察整改工作領導小組處了解到,目前上述3722萬元資金已經由三亞鳳凰島國際郵輪港打款至由公司、銀行、督察領導小組辦公室三方監管的賬戶中。

  上述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鳳凰島對應的珊瑚種植、沙灘補沙等工作尚未開始。

  相比于上述項目,2017年即已停工的三亞新機場商貿城項目卻仍未展開生態修復工作。

  海南省政府今年4月公開披露的整改情況稱,該項目的整改期限是在“2019年在6月底前”,整改進展為“完成階段性整改任務,按照時間節點持續推進”。

  三亞市環境保護督察整改工作領導小組人士告訴記者,這里的“整改期限”是指要6月底前開展修復工作,目前,修復工作尚未正式開展,正在加快前期的方案編制工作。

  修復工作仍未實質性落地的背后,是企業與三亞市政府部門的訴訟沖突。

  今年5月,新京報記者通過裁判文書網了解到,此前的2017年5月10日,三亞市原海洋與漁業局對三亞新機場臨空產業園項目作出行政處罰,其中要求“責令退還非法占用的海域,恢復海域原狀”。此外,根據海南省披露,針對新機場臨空產業園項目非法占用海域已立案3宗,已收繳1宗案件罰款2232萬元,其余2宗案件共下達罰款23262萬元。

  對此,臨空產業園的項目公司三亞新機場臨空產業園空港區建設發展有限公司,因不服上述行政處罰決定向海口海事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要求撤銷該處罰決定。

  2018年12月,海口海事法院作出判決,對4宗訴訟案件撤銷行政處罰決定,并責令于判決生效之日起60日內依法重新作出行政處罰,原市海洋部門于2018年12月21日正式提起上訴。

  2019年4月2日,海南省高院對上述案件做出了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此前一審判決結果為:撤銷行政處罰決定,并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內依法重新做出行政處罰。

  在記者看到的一份判決書中顯示,此前在法庭上,三亞新機場臨空產業園空港區建設發展有限公司認為,三亞市原海洋與漁業局處罰適用的法律錯誤,此外該公司認為“該項目是一定要建的,目前行政處罰應該暫緩”。

  根據4月份海南省政府公告,已將三亞新機場納入《三亞市總體規劃(2015-2030)》開發邊界,加快三亞新機場及臨空產業配套區項目前期工作,完善項目手續,目前中國民用航空局已批準新機場項目選址。

  整改項目情況

  ●亞龍灣瑞吉游艇碼頭

  ●鳳凰島項目

  ●洲際國際酒店海上餐廳及配套碼頭

  ●小洲島度假酒店

  ●鹿回頭半島1號項目

  ●三亞新機場臨空商貿區

  ■ 風暴中的房企

  項目暫停 中弘折戟海南

  隨著環保風暴席卷海南,當初在此壓下巨額籌碼的房地產開發商受到沖擊,中弘股份即是其一。

  2018年2月,中弘股份公告,受國家環保督察的影響,本次發行股份收購資產所涉及土地相關手續無法按時辦理完畢。現經公司審慎研究,決定終止籌劃本次發行股份購買資產事項。

  按計劃,中弘籌劃購買中弘卓業集團或其下屬公司持有位于三亞的資產,該資產即半山半島項目。

  除了三亞的半山半島項目之外,中弘在海口的如意島項目也受到波及。

  2018年3月,中弘股份公告,海口市海洋和漁業局對轄區內的所有填圍海項目下發通知,實施“雙暫停”(暫停施工、暫停營業),公司的如意島項目也在其中。

  截至2018年4月30日,如意島公司資產約89.81億元,負債86億元。

  壓力之下的中弘,在2018年7月將該項目對外轉讓,作價14億元,而接盤方則是房地產龍頭佳兆業。

  相比于如意島,半山半島項目走向破產。

  2018年9月,三亞市中級人民法院發布公告,裁定受理對半山半島項目開發商三亞鹿回頭等企業進行破產重整申請。

  經估算,鹿回頭公司及其子公司、新佳公司及其子公司共拖欠土地出讓金、稅款、借款、工程款、安置補償款等款項超過400億元。

  自此,原本在鹿回頭半島上繼續興建的半山半島8期項目也開始停工。

  5月27日,記者在半山半島看到,原本半山半島規劃中的大部分樓盤已建成,尚未完工的有第8期被稱為“半山半島 麓臺”的項目,此前規劃的“海上音樂廳”等項目沒有再建設。

  目前,停工的半山半島8期項目已經恢復建設,一份貼在大門上的通知顯示,2019年4月2日起,“半山半島 麓臺”正式復工,由一家名為海南深裝實業有限公司來負責裝修工作。現場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預計項目在2019年10月完成裝修,裝修后再驗收交房。

  5月29日,新京報記者聯系到深裝實業的項目負責人,其告訴記者,公司此次裝修半山半島8期項目時,簽約甲方是鹿回頭項目的整理人。其告訴記者,公司已經在半山半島項目做了多年裝修,目前鹿回頭公司也同樣欠著深裝實業的項目款。在8期的復工中,深裝實業已經拿到了定金才開始對8期項目進行復工。

  5月27日,新佳旅業破產重整管理人對記者表示,目前第一批債權人申報已審理完成,并通過郵件形式發送給債權人,后期第2批、第3批債權人申報情況并不確定。


責任編輯:曹俊鳳

郵箱 關于我們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誠聘英才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快乐彩22个号怎么买 宜春市| 长沙县| 察隅县| 富裕县| 铁岭县| 若尔盖县| 汽车| 赫章县| 阜平县| 昂仁县| 连州市| 建宁县| 合江县| 勃利县| 福鼎市| 石景山区| 龙山县| 县级市| 南昌县| 东港市| 白山市| 衡阳县| 二连浩特市| 津市市| 宜兰市| 长白| 关岭| 台安县| 咸丰县| 寿阳县| 仁布县| 广饶县| 黄平县| 贺兰县| 吐鲁番市| 军事| 牡丹江市| 沂源县|